评企业倾向招男生:不选穆桂英的主因究竟是啥
编辑:厦门淘才网 日期:2014-05-31 浏览

        “参加招聘会时很多单位只要男生。”来自安徽大学的毕业生张露近日对某媒体记者表示,面对这样赤裸裸的性别歧视,虽然觉得很不公平,却无可奈何。

        今年我国高校应届毕业生达727万人,人数创历史新高,就业形势愈加严峻。不少女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遭遇“宁用武大郎,不选穆桂英”的性别歧视。在招聘过程中,一些用人单位明确提出“只限男生”或“男生优先”,一些用人单位虽然不会如此明目张胆,但也会暗地里提高女生录用标准。这些附加条件给女生带来了不小心理压力,就业难度明显大于男生。据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2013年6月对21个省份30所高校的问卷调查,男性初次就业率为77.3%,比女性高了1 1.4个百分点。

        不少企业更倾向于招男性,除了有些岗位确实更适合于男性之外,更主要的原因是女性在孕产假期不能工作,产生了所谓生产价值断档期,让企业减少预期利益,增加用人成本。

        生儿育女,从微观上讲是家庭的未来,从宏观上讲是国家的未来,应当由家庭、社会共同承担责任。就业性别歧视让女性在生育上做出巨大付出的同时,还要在个人事业上做出牺牲,显然是有损社会公平正义的,而且造成人才资源浪费,钳制女性的人生选择和梦想追求,负面影响是多方面的。

        国家一向反对就业性别歧视。劳动法、妇女权益保障法以及就业促进法等法律法规,都有反对性别歧视的内容,社会舆论也一再呼吁企业在促进公平就业上承担起责任。这些措施是必要的,但由于举证、查证难,求职者的弱势地位,相关政策实行情况并不理想。由此可见,仅靠约束性的政策是不够的,如果不能解决“生产价值断档期”的问题,企业还会明里暗里搞就业性别歧视。应当引入激励机制,对企业因女员工孕产假增加的成本,给予减税、财政补助等适当补偿,降低企业的顾虑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就业性别歧视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 这类补偿,在国外已有不少先例。在瑞典,所有有工作的父母,每生育一个子女都享有16个月的带薪假期,其间的费用由国家和雇主分摊;在挪威,父母双方总共可以休47周的育儿假,拿全额工资,也可休57周,拿原来工资的80%,费用全由国家承担。每个国家的发展阶段不同,相关福利政策当然不能照搬照套,但那种让社会分担企业女员工孕产假成本的思路,值得借鉴。

企业是财政的主要来源,社会分担企业女员工孕产假成本的资金,也主要来自企业的税收。但是这样做,却可以分散单个企业招聘女员工的成本,避免企业为了少付出成本,在招聘上搞性别歧视。

        随着单独二孩政策的推行,生产价值断档期问题将日益突出,就业性别歧视也有加重的趋势。应当在强化实行现有反就业歧视法律法规的同时,尽早建立社会分担企业女员工孕产假成本的机制,因地制宜,量力而行,逐步探索出化解就业性别歧视难题的新路子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